Prologue
· 2116 words · 5 min read Economics

重温叙事经济学和非理性繁荣

叙事经济学和非理性繁荣阐述了现实中的经济学,叙事造就了非理性的繁荣。每个人都想在危机来临之前全身而退,但人总是侥幸却不敢承认自己做不到的事实。


我已经厌倦了身边的人和我说某个资产(equity)的表现如此优于大盘,也厌倦了那些沉迷于加密货币的“技术创新”,是的正在玩一场区块链的堵车游戏,尽管我承认我自己也运行这堵车游戏的节点和验证者(validator),也有人会告诉我,这是零知识证明,我反问这是在链上还是链下的,大多数人说不出个所以然,听说过太多的“打破不可能三角”,它从来就没有过吞吐量等技术优势,但不断吸引着年轻人。

阳光底下无新鲜事,大概是我现在看待市场的视角,市场的大部分玩家就像设定好的 npc,首先是公司内部消息开始内部交易,其次交易员观测到价格行为再进行套利,随后盘中新闻媒体进行叙事编辑,npc 在盘后认真复盘一天又一天的叙事,然后他们又能做出和叙事如出一辙的预期和行为,他们似乎发现市场每天都是新的一天。

再到后面当我和别人谈话说高风险证券和比特币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房地产除了住剩下的价值也和比特币无异,但人们似乎对此嗤之以鼻,他们会拿出他们的“证据”,过去 xx 时间增长了 xx%,嘲笑我这个“末日宣告者”,他们恨不得拿出所有的抵押品给银行换取房贷,银行的内部竞争迫使高杠杆高债务,想下 20 年 5+%的按揭究竟需要多少抵押,这笔账才是安全的,看来专业人士也不见得比菜市场的普通人更明白市场的规则。

从次贷危机到 P2P,“大陆金融体系就是没有风控系统”已经被证实,就在前天,主板注册制上市也按预期上演,不如让股民直接银行转账得了,考虑到这个制度的文明和科学,我还是不应该随意打断赌徒的醉生梦死。

叙事

Robert J. Shiller 的《叙事经济学》几乎没有阅读门槛,如果不是 lecturer 的推荐我是一定不会读这本看似畅销书的读物,后面会讲它的另一本书《非理性繁荣和金融危机》,这是在第二次阅读后写的。

非理性繁荣
非理性繁荣

历史说明大部分人不会在喜欢在风平浪静的市场中谈论“崩盘”,同理也没有人愿意在加密货币的牛市中讨论 FUD。

经济叙事的特征:

  1. 强趋势性,只包括一小热门

  2. 真相不足以阻止虚假叙事的传播

  3. 叙事不断重复,正反馈,自我加强

  4. 叙事依赖于身份认同、爱国情怀等时代元素

现在“人工智能取代人”的叙事也越来越逼真了,但相对应的,工业化只会产生更多技术工人的需求,难道人工智能的模型至今真的有“心智”和“自我学习”?不,就连样本都是无数技术人员筛选和调整过的,它只会产生更多的岗位和更精细的分工。

叙事经济学更多和《复杂经济学》用一种现实主义视角去分析,市场是不可能用简单的公式进行宏观量化的,也不是传统微观经济学注重的垄断、生产消费的问题,而是驱动人们做出行为的动机,例如行为经济学中的《助推》利用巧妙的公共政策来改变消费行为,还有快与慢思考理论的“深思熟虑”,一个好的经济学,必须是致力于解决现实问题。

在 2008 次贷危机之前,市场上主流更相信“市场有效假说”的存在,受新自由主义影响,市场监管权力越来越小,打造“经济乌托邦”,用新古典经济学当借口,资产能被定价是因为价格包含了各种场内外的信息,因为“高强度效率”所以人们无法跑赢大盘,所以人们最佳决策是被动投资。在我看来这种理论也是一种经济学的叙事,人们非常乐于做出假设,也愿意去做“理性人”;在公共政策领域,至今还有人认为“大而不倒”、资产泡沫应该继续是一种良性的,称之为“理性泡沫理论”,认为在泡沫中人们还是可以保持理性,他们愿意承担风险并推高资产,因为价格“反映了预期”,因为人们可以通过观测其他人来获得信息,并做出理性决策,所以得出这是可行的公共政策。

有的人还无法抛弃他们那卑微的学术尊严,尽管以上的批判早已被谈论无数遍,但他们终究没有影响到现实的经济决策,而且已经发生了太多人为制造的灾难。

非理性繁荣

美国房地产价格泡沫只是近三十年的事情
美国房地产价格泡沫只是近三十年的事情

相信看到这张图,也不需要任何回归、显著分析、相关性分析等,就能看出来美国房地产高企只是近 30 年的事情,是宽松的货币政策、按揭住房政策和放肆的市场监管导致的,建筑成本只会越来越低,可笑的是全球变暖会增加木材的年产量;如果用住宅数量/人口数量就知道总体房产数量总是过多的,只有大城市的稀缺房源会被追逐。

就算做一次回归,住房价格 ~ 十年国债收益率 + 人口数量 + 建筑成本 + 城镇人口比例 + 道指指数 + 人均 GDP,选择 log-log model,我觉得也不足以让赌徒相信现实,因为他们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信息,而不利的视而不见,一种认知偏差。

媒体总是扮演一种恶意的助推者,价格-经济活动-价格的反馈,将住房价格的上涨故意错误的归因为“经济基本面”,最近听到的“防疫政策放松后,经济复苏能让住宅价格上涨”,这是怎样的一个因果关系,我的视角是城镇就业率的下降,更多人选择非一线城市就业,还有青年失业率的上涨,这对大城市租房市场完全是利空,就算不是租房,究竟有什么能影响到短期的置业需求,唯一能想到的是媒体在描述一种叙事的预期,其实真正影响综合价格的是按揭政策和长期利率,但媒体故意营造一种乐观的氛围,而且相信这种叙事的人不少认为价格上涨是可预测的而且是正收益的,他们无视租售比等传统房产估值。

媒体说的“经济基本面”不是指零售数据、消费信心指数、就业数据等,而是指这个繁荣的泡沫,它可以包括央视上喜欢谈论的机器人取代人工并实现高效率生产,我不知道他们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将激进的技术转变当作“进步”,让更多人相信“自己可能被机器取代”,从而选择“躺平”等不利于长期经济发展的就业行为决策,而不是选择长期的技术培训。

现实

现实是“这次不一样?”

短短一年内的剧烈加息导致利率倒挂。
短短一年内的剧烈加息导致利率倒挂。
美国信贷紧缩
美国信贷紧缩

硅谷银行、第一共和银行、瑞士信贷因国债利率倒挂 + 挤兑 + 卖出长期债券 + 导致亏损,之后的银行债务紧缩。

最后

每个人都想在危机来临之前全身而退,但人总是侥幸却不敢承认自己做不到的事实。

CC BY-NC-SA 4.0


View on Github

About Author

Avatar

槐序

36

Posts

104,147

Words

自我批判和反叛思考

About More →